宿莽

人间十万雪,天地一沧桑。

【TSN/MEM】Moonlight

大概原来是中秋节要写完,拖延症拖到快国庆。不知道在写什么,感觉就是,有点无聊(。)的小甜饼。




“但愿我可以没成长,完全凭直觉觅对象,模糊地迷恋你一场。”——张国荣《有心人》

       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时钟停在十一点五十七分,当然,只有夜晚的这个时间点才具有一丝戏剧性。Mark接起电话的时候还顺便用右手敲下一行代码,直觉告诉他电话那头的人是Eduardo。
        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Mark,希望你不是被我的电话吵醒的,不过我猜你应该还忙于你的代码中。”Eduardo软软的声线带着电话里的杂音传进Mark的耳朵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猜对了,Wardo。”键盘敲击声停止,房间里只剩下Dustin睡梦中的呼吸在响。
        “果然…在催你睡觉之前我要来告诉你一件事,你知道明天是中秋节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哼。”起身推开椅子划蹭地板的噪音,然后是开冰箱拿出啤酒时玻璃瓶相互轻微碰撞的脆响,以及冰凉液体咽入喉中喉结滚动的咕咚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Okay,明天晚上我去找你,因为中国的传统是这一天要和亲朋好友团聚。希望你到时能够离开代码的怀抱。”大概是因为接近睡眠生物钟Eduardo打了个哈欠,“中秋快乐,Mark。以及,晚安。”
       墙上的时钟时针分针刚好重叠在数字十二上,Mark放下喝了一半的啤酒,放下传来忙音的电话。亲朋好友吗?习惯性地耸肩,嘴角撇起小小的弧度,很快房间内又响起连成一片的敲击键盘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晚安,Wardo。

        哈佛的季节变化十分明显,入秋过后路旁的树叶中的叶黄素快速堆积,直到叶片承受不住的重量便砸向地面,无声无息。中国留学生们对于故土的挂念依旧不变,商店里的月饼销得很快,相信超市老板在这一天也是赚了不少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对于这种因为一个传说而来的节日,计算机天才并不在意。事实上,Mark对任何节日都不上心,包括圣诞节甚至是自己的生日。所以今天这个节日对于Mark 来说,也只是个“Wardo让我早点回宿舍”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Dustin和Chris已经重新买好了啤酒,冰箱里的啤酒都在Mark熬夜的时候消灭干净了。垃圾桶里除了红牛的空易拉罐就只剩下空啤酒瓶了。一天前还被杂物掩盖的茶几被收拾得很干净,为了应景,客厅还挂了一个圆形的黄色小夜灯。
        Mark 回到宿舍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Chris 头顶正上方不远处的圆形光,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什么时候进入了天使小分队?”
        理所当然地遭受到了Chris 的白眼。“Mark,我相信你还是有那个钱去检查检查眼睛的。”然后坐到沙发上去和Dustin玩起了手机游戏。
         阻止Mark 对Chris语言摧残的是及时打开门的Eduardo,拎着一个长方体纸盒的Eduardo,依旧不变的一身Prada的Eduardo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中秋节快乐,伙计们。我给你们带了盒月饼,”包装精致的纸盒被放到茶几上,剪裁合身的西装外套被随手放在沙发靠背上。Eduardo如往常一样走到Mark身边抬起手勾住好友的脖子露出标准的Wardo式温和的微笑,偏过头弯着那双鹿眼盯着还准备嘲讽Chris的卷毛青年。“Well,我还给你带了个小礼物,Mark。”
Mark微微张口松开下唇低下头看了看他手中的礼物,眨了眨眼睛并在Dustin发出“为什么我们没有小礼物”抗议前几秒小声地从喉咙中挤出一个“Oh——”。
“飞镖,Wardo。”
小巧的金色飞镖尾部坠着一个铁环安静地躺在Eduardo手心上,精细的做工让它加分不少,铁环上还挂着一个小小的铁质铭牌,在灯光下能清晰地看到上面的凹痕构成一个花体的“Mark”。
“准确的说,是个飞镖钥匙扣。”Eduardo拉过他的手把钥匙扣放在他手中,“刚才路过校门口旁新开的首饰店瞥见门上挂着这个,我想你大概会喜欢。当然,那个铭牌是我让店员加上去的,这样这个钥匙扣就属于你的了。世上也只有这一个钥匙扣,独一无二。和你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蜷起手指握住飞镖,指尖轻轻摩挲着光滑的纹路和铭牌上的凹痕,Mark想了想刚才那句“独一无二”略微耸了耸肩,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钥匙扣揣口袋中。观察了一会儿Mark的脸部表情发现他没有嫌弃后,Eduardo拉着Mark到另一张沙发上坐下,帮他开了瓶啤酒递给他再开一瓶给自己。
“Wardo。”
“嗯?”
“谢谢。”Mark抬手灌了口啤酒,抿了下嘴,“我很喜欢。”
“喜欢就好,我们之间不需要谢谢,你知道的。”拆开月饼包装盒拿出月饼分别扔给Dustin和Chris,并且不忘塞了个给Mark。
不得不说月饼很好吃,所有人都肯定了Eduardo的品味,包括一直很挑剔的Mark。消灭了剩下的月饼,互相分享完最近发生的有趣的事,忽略掉中间Mark和Dustin为了最后一个月饼差点吵起来之外,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。桌子上的空酒瓶和沙发上的四个人一样东倒西歪,不时被人碰到发出短促的清脆响声。

中秋节当然不能错过看月亮,于是在Eduardo的劝说下,四个人互相拖着对方出了宿舍。
入秋了的哈佛已然有了一丝寒意,也许是因为喝了酒,离开自己心爱的笔记本电脑已经超过快三个小时的Mark居然没有显示出任何的急躁和不满。动了动露在拖鞋外的脚趾,Mark抬起头盯着身边正在仰头看月亮的Eduardo轮廓分明的侧脸,而Eduardo似乎也感受到难以忽视的视线扭过头与Mark相视。不知是谁先勾起了嘴角,空气中都带了上了温和的笑意。这让Mark想起了那次在厕所外的时候,没变样。
带出宿舍里剩下的啤酒,四个人差不多都有些醉了,至少Dustin和Chris已经躺倒在校园里的长椅上,而要负责把他们抬回去的Mark和Eduardo嫌弃而又默契地撇撇嘴。
风起了,风又停。树下已经堆出一些黄叶,秋天了。Mark已经换上了一如既往的配备家居服——卫衣,短裤和拖鞋。
“没人比我更想注视你,Wardo。
”喝完最后一口酒的Mark这么说。
Eduardo可能是喝得有些迷糊,听不清Mark在说什么,于是他问,“What?”
“Nothing.”感到有些凉意的Mark缩缩脖子,站起来活动有些僵硬的肢体,低下头伸出手把Eduardo拉起来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Eduardo借着他的手站起来,因为酒精的原因站直前还晃了晃身体。把手搭在Mark肩上,两个人一起蹒跚地走了一段路才想起来还躺着的另外两个人,于是急忙返回刚才的地方。
故意放慢了脚步落后于Eduardo和Chris,Mark扶着醉得不省人事的Dustin慢慢地走着。
头顶是一轮明月,皎洁的光洒在哈佛的每个角落。月光下的Eduardo像是个王子,Mark不禁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笑了。他就是个王子。Saverin家族的小王子,Mark偷偷放在心里的小王子。压抑不下的微笑挂在Mark嘴角,他的眼睛跟随着前面身材修长的Eduardo,不知该不该庆幸Eduardo没有听见自己类似于表白的话,不过Mark不介意这个。
来日方长。Mark想。










你知道的,没有什么来日方长。他们最后山高水远,天各一方。
总归殊途。

评论(12)

热度(20)

  1. ryeong宿莽 转载了此文字